您好!欢迎来到秦川官方网站!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0311-701

主页 > 18新利下载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教师减负”能惠及处于弱势的音乐老师们

返回列表 2019-04-01| 浏览: | 发布者:

  “教师减负”能惠及处于弱势的音乐老师们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常委兼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提交了“减轻教师非教学性负担”的提案。“教师减负”是近年来教育系统的热点,在此次两会上也成为代表们关注并广泛讨论的话题。此前,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强调,教师也需要减负。


  在教师减负的一片“呐喊”中,一直以来因为学科被视为“小三门”而处于弱势的音乐教师们,对于减负有着更强的呼声。


  “看不见”的过重课时


  记者采访音乐教师过程中,每人谈到负担时都把“课时过重”放在了第一位。据了解,由于音乐教师往往面对一个年级或全校的班级,课时总量比主科老师要大,平均课时量是每周16到18节,有的甚至达到20节。这些课时还只是常规的音乐课,不包括学校校本艺术课程和艺术社团训练的课时。“艺术社团在不比赛不演出的情况下,每周要有4到6个小时的训练时间,我们每节课是40分钟,这相当于带团老师除了每周国家规定的课时量之外,又多了十几节课。”北京一位带社团同时又担负学校正常音乐教学的小学音乐教师无奈地说。


  年轻的小米老师是天津一所小学的音乐教师,由于年轻又刚工作不久,学校给她的教学任务除了常规音乐课外,还有一到两门的艺术校本课程。此外,她也担任着学校社团的带团工作,每天时间就在备课、上课、教研、社团活动之间“无缝衔接”,这让小米老师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机器人。“大家都说音乐教师工作轻松,不就是教教唱歌吗?其实真不是,还好我年轻,要不真扛不住这么多课。”小米老师说。在北京一所重点小学工作多年的李老师面对过多工作量没办法流露轻松表情,繁重工作让她长期不能好好休息,刚刚年过四十就患上高血压、颈椎病、眩晕等慢性病。安徽的徐老师有过下乡支教的经历,他说,在农村学校,有的学校只有一位音乐教师。音乐教师除了本职工作外,可能还同时是语文教师、数学教师、体育教师,课时量更是无法定量和估计的。


  比赛活动“压力山大”


  比起上课,很多带团音乐教师觉得更累的是艺术活动和比赛。一来比赛有竞争的压力,二来学校领导对比赛结果往往“寄予厚望”,让带队的音乐教师压力倍增。小吴老师是湖北一所中学的音乐教师,她说每次带学生比赛前学校领导总会和她说的一句话是“咱们要拿第一”。这一句话总会让她觉得“压力山大”,“那么多学校参赛,凭啥每次都是咱们学校第一呢?我只能尽力而为。可是领导只看结果不看过程,唉!”


  现在全国各地艺术教育都在迅速发展,学校艺术社团的水准也在逐年上升。这对于带团排练的中小学音乐教师提出了很高的专业要求。相对从专业音乐院校或艺术院校毕业的青年教师的专业背景,四十岁上下的中年音乐教师只能通过再学习的方式让自己具备社团训练所需要的专业能力,比如合唱指挥、舞蹈编排、管乐团管理、京剧表演等。上文提到的李老师就属于这种情况,为了胜任学校合唱团、京剧社的训练,她要求自己努力去学习。很多时候她只能在繁重的课程和社团训练之外再挤自己的休息时间去学习、进修,但她感觉还是会和专业指挥、专业演员有很大差距。本来多病的身体状况又因为无休止的不能放松而愈发糟糕,精神和身体都感觉不堪重负。“作为教师,我们的责任心要求我们把孩子的方方面面都教好。但要求教师用专业演员的水平带孩子去做这些事情,有时候努力踮脚‘够一够’,有时候实在是勉为其难。”说起这个问题,李老师显得有些心力交瘁。


  薪酬职称不受重视


  朱永新指出,教师越来越沉重的负担,相当一部分不是教学任务。“各式各样的非教学任务的确给教师带来了额外的工作负担和极大的心理压力,造成了教师加班严重、教研时间被挤占、职业倦怠加剧等一系列问题。”


  除了繁重的工作任务,极大的心理压力和过低的薪酬加重了教师的精神负担和经济负担。每个月打开工资条,两三千块钱的数额总是让西部一个省会城市的音乐教师丽丽心烦不已。参加工作10年,从意气风发的小姑娘到现在眼袋明显、精神疲惫的女教师,为了补贴家用,丽丽不得不在完成繁重的工作任务之余,利用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偷偷去兼职一些演唱或舞蹈活动。李老师说:“这些年都说给老师涨工资,但在大城市,尤其是北上广深一线城市,一个老师要凭着自己的工作去买房子买车,其实是不太可能的。每天接近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没有与工作量相等的加班费。”很多教师都是凭着责任心在守着自己的岗位。长时间无条件的付出,职业倦怠无可避免。


  课程压力、比赛压力之外,职称评定压力、学校人际关系等都是困扰中小学音乐教师的精神负担。音乐教师实践活动多,理论总结机会少,很多人一到职称论文就面临短板。而且学校里分配给“小三门”学科的职称指标每年都很有限,一个音乐教师往往要比主科教师评职称等待的时间更长。有时因为社团训练,音乐教师和主科教师会因为学生时间的占用发生矛盾。“把学生叫去排练,主科老师和家长都认为耽误孩子学习了,换了我也理解。”小米老师说,“只是有时很矛盾,因为这个和主科老师、家长闹矛盾不好,可如果不叫学生在规定时间排练,课后再给他们缺席的几个孩子补排练也不太现实。”面对这样的负担和压力,小米老师不知所措。


  音乐教师的负担或许因为其工作内容的琐碎与分散更容易被忽略。随着国家发展艺术教育的脚步加快,音乐教师的“减负”问题也希望被更多人关注。解决音乐教师后顾之忧的同时,可以让他们在工作岗位上更好发挥特长。


  “教师减负”能惠及处于弱势的音乐老师们


版权所有 河北秦川文体乐器有限公司 冀ICP备06013357号-1
钢琴专卖 | 古筝专卖 | 吉他专卖 | 舞蹈培训 | 钢琴培训 | 古筝培训 | 吉他培训 | 美术培训
回到顶部
400-0311-701
秦川乐器出售各种乐器,欢迎您的咨询!
在线咨询